• 回来后的不久,妍希没办法熬过去,她学着化妆打扮自己,夜晚就去酒吧麻痹自己。

  • 10年前,他弄丢了她。\n10年后,他再次遇见她。\n这次,他不会再放手!

  • 我可是一只高贵的猫咪,可不像它,只能抓老鼠。

  • 原本单间的屋子已经变得复杂诡异了,三人浑然不觉,一直在寻找那具不见了的枯骨。

  • 那只发簪的确并非南挽歌全凭自己设计,它,有关一个梦……当晚,她又梦到他了。

  • 引领魂魄的使者,却将世界引向深渊,我努力地挣扎,却也逃不过这巨大的漩涡。

  • 有一种爱,真的是梦中寻她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  • 其实程序猿的爱情价值观很简单:爱情是死循环,一旦执行就陷入进去了;

  • 也许灾难来了,更能看清一个人的真实面目。

  • 20 正月从初二到初六,一直都在走亲戚家,这是我们这的习俗。没理由不去。 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总是感觉不太好。尤其是初二在姥姥家,看到姥姥行动迟缓,我就感到很难过。一连几天,心中的郁闷难以派遣。 初三去姑姑家,我有四个姑姑,以前走两天。可是,我大姑姑就在前不久走了,她喝了农药……我大姑父精神很好,见到我很高兴,嘘寒问暖的,可是,可是,却少了我大姑姑的身影,一看到我姑姑的照片,我难过的无以复加…...

  • 窗外的雨下的很大,似乎从昨天开始一直都没停过,她一个人躺在床上,看着他整理完东西准备上班。 他看了她一眼,脑袋凑过来,想要亲她,可是她却躲闪到一边拒绝了。 不是害羞,对于已经同居了一段时间的他们来说,这样的早安吻是每天必备的,可是,她今天却没有接受。 因为昨天晚上,只要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,她便不想接受。 昨天晚上,他们逛街回来,收拾完所有东西,差不多十一点多了,本该是该睡的时候了,可是他呢,...

  • 东华出去后,去熬了醒神汤,叫了个宫娥:“把这个醒神汤给女君端去,就说是你熬的!” 宫娥端着药就进了寝殿:“女君,这个是醒神汤,是奴婢熬的,女君喝了就不会头疼了!” 凤九点点头,仰头喝了个干净,她此时只想快点离开这里。 过了一会儿,凤九果然觉得头不痛了,身体也轻盈了很多,走路什么的都恢复正常了:“太好了,这下可以走了!”凤九高兴的出了东华的寝殿。 东华依旧在看着书:“看样子,你是没什么事了!”...

  • “漠大哥你好像还有很多秘密没告诉我们!” 庭远盯住漠风一脸严肃。 “漠老兄,你这么了得还会飞檐走壁的功夫?真没看出来啊!”三棱一旁咂舌。 漠风面无表情,冷冷道“我不说自有道理,你们知道多了并没好处。但我绝无害你们之心!” 说完在桌上丢下一本发黄的书,“这是一本修炼轻功的秘籍,每日照上面练下去定有收获,起码逃命用的上,你们这样毫无本事连自身都无法保护还怎么回去?” 说完自顾回房歇息去了。 庭远...

  • 除了季长风和鼹道人,林诗雅的灵魂也被风暴吸引着,一起浮沉。 风暴呈漏斗状,像龙卷风一般,以“漏斗”为中心向周围绽放,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。 在漏斗底部,像一只触手伸向未知空间。 恐怖的吸力,仿佛正是以那一点作为源头。 鼹道人的那一枚圆形方孔钱,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。 季长风突然暴喝一声,血色的符咒突然像一张网,在鼹道人猝不及防的瞬间,将他的灵魂紧紧地裹住,飞入圆形方孔钱的图案...

  • 前言:当大人的方法行不通时,不妨试试孩子的方法。或许事情很简单,只是你将它复杂化了。 零食公主与洞中仙 零食公主与命令国王目录 吃光兽?好奇怪的名字。 按照那个洞中神仙的说法,从洞口这一侧的山,绕到另一侧,那里有一个发出红彤彤光芒的洞,吃光兽就住在里面。 山洞所在山,独立于深渊之中。在山体和深渊之间,只留有一条约两人宽的小路。 命令国王紧紧拉着零食公主的手,慢慢摸索着绕山而行。卷卷也不再横冲...

 22110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下一页 尾页